• <optgroup id="j1p6e"></optgroup>

    <acronym id="j1p6e"><blockquote id="j1p6e"></blockquote></acronym>

  • <acronym id="j1p6e"></acronym>

        <span id="j1p6e"><sup id="j1p6e"></sup></span>

      1. <optgroup id="j1p6e"><li id="j1p6e"></li></optgroup>
        <strong id="j1p6e"><address id="j1p6e"><th id="j1p6e"></th></address></strong>
          孫曉云簡介    
        孫曉云,女,1955年8月生于江蘇南京。江蘇省美術館館長,中國共產黨十七大、十八大代表,中國國家畫院書法篆刻院副院長,中國文聯委員,江蘇省文聯副主席,江蘇省婦聯副主席,中國書協理事、行書委員會副主任,江蘇省書協副主席,南京市書協主席,南京市文聯副主席。國家一級美術師,博士生導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全國書法展、書法“蘭亭獎”評審委員。
        榮獲中宣部全國首批宣傳文化系統“四個一批”人才、文化部“全國文化系統先進工作者”、中國文聯“全國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中組部人才局“中央直接聯系專家”、“江蘇省首批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江蘇省首屆紫金文化獎章”、“江蘇省首批優秀文藝人才”、“江蘇省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江蘇省紅十字會愛心大使”、“南京十大文化名人”、“南京中青年拔尖人才”、北京奧運火炬手等榮譽。兩次榮獲省部級勞模。
        書法作品曾多次獲得蘭亭獎等全國書法大獎,至今仍保持全國領先。理論專著《書法有法》,10年暢銷不衰,創書法理論書籍銷售量最高紀錄。出版《孫曉云書法·繪畫》作品集、《孫曉云書法精品選》《中國當代名家書法集 孫曉云》等。成立“孫曉云書法獎勵基金”。

            孫曉云

          

        采訪正文




           書法創作


           簽名贈書


           參加黨委員會議


           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


           和前國家主席胡錦濤合影


           國家主席習近平接見


           孫曉云和她的作品


           慰問南京軍區分部


           在中國美術館舉辦書法展


           在紫砂壺泥胚上題寫詩詞


        談兒時教育:寫好中國字,才能做好中國人,這是一個家長對孩子的首要要求。

        鳳凰江蘇:我們今天非常高興能在這里跟您聊一聊,知道您是出生在書香世家的,您的外祖父是著名的文字學家、篆刻家、書法家朱復戡,您的媽媽和舅舅寫字也非常的好,那您能不能說說這種家門的熏陶,對您藝術成長的道路有沒有影響呢?影響大嗎?

        孫曉云:那當然是影響很大了,我們現在所講的耳濡目染,從小培養啊,童子功啊,這都離不開從幼年時代的熏陶。我正是因為從小生長在這樣的一個家庭,三歲開始就寫字,所以我在自己不認識字的時候,已經能把漢字寫得很漂亮了。這樣的基本功,后來這么多年,無論是在小學,中學,高中,后來到長大以后,書法就始終伴隨著我,就沒有離開。這樣的每一天日積月累的訓練,是不能替代的,所以古人就講過嘛,“字無百日工”,就是說你想短時間內想把字寫好,是不太可能的,寫字這個東西就是要花很多的時間才行,必須是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的這種點點滴滴的堅持和積累。

        鳳凰江蘇:那您剛剛說了您三歲就開始寫字了,當時媽媽或者家里面人看到會不會覺得,很驚訝,這么小的年紀就可以寫一手好字?

        孫曉云:也是他們培養我的,因為我小時候可能這方面比較有天賦,覺得這個孩子寫得很好。我就是從寫象棋的那個車馬炮開始寫的,那時候每一個棋子上面不都有字嘛,楷書寫的字。一晃這么多年就過來了,當時寫的時候我還記得很清楚呢,我根本不認識這個叫車,這個叫馬,這個叫炮,依葫蘆畫瓢,能夠寫得很像樣子。

        鳳凰江蘇:我們知道寫字啊,尤其是學習書法都是從臨摹開始的,您小時候臨摹誰的字啊?

        孫曉云:我小時候,主要是我母親給我兩本帖,我就印象很清楚,一本是大楷字帖,是柳公權的《玄秘塔》,還有一本是王獻之的《十三行》,小楷。這兩本帖是我從小第一次接觸到的古代碑帖。小的時候我記得放學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寫張大字,寫張小字,但往往偷懶,大字寫好不太愿意寫小字,因為手酸,寫得很累嘛,手酸。但是這種日積月累是伴隨著我的興趣,我媽媽給我批改作業,好的打一個圈,再好的打兩個圈,最好的字打三個圈,所以我每次看到我的本子上有很多圈,也很高興,就是積累嘛。

        鳳凰江蘇:您臨摹您的外祖父的字嗎?

        孫曉云:沒有,但是實際上有些地方還是挺像的,因為它可能還是有一點遺傳吧。

        鳳凰江蘇:您小時候肯定也會有一些趣事吧,就是在學習書法的時候。小孩子嘛,都生性貪玩……

        孫曉云:因為我把書法就當做玩,所以一點也不覺得苦,很有興趣。我覺得書法就是玩,是最好的玩。我記得小的時候,有一次出那個麻疹,昏迷了大概有半個月,后來醒過來第一件事就是我要寫字,覺得好長時間沒寫字了。我就叫我外婆把我人這樣靠起來,拿個被子墊著,把棉襖帽子全戴起來,把過去放在桌子上的那個玻璃板,放在我的腿上,放到被子上,在上面寫字,我記得很清楚,那是五歲的時候。

        鳳凰江蘇:您現在有一個這么大的藝術成就,跟您父母的教育是離不開的,能不能跟我們廣大的網友,尤其是身為父母的家長們分享一下,他們是怎么教育您的?

        孫曉云:談到這個教育問題,我覺得我可能要對家長說了,關鍵是,要看孩子的興趣。這個孩子的興趣主要是有兩種,一種是他天生的興趣,還有一種是怎么培養他的興趣,這要分兩個步驟。那我就是天生的對書法感興趣,再說我媽媽他們發現了我這樣的一個興趣,在上面也著重培養我。她的方式方法我覺得從來沒有什么,就是在書法培養上沒有什么訓斥,只是一種鼓勵。我在學校里呢,每次都寫得最好,所以很有榮譽感成就感,老受表揚嘛。 所以孩子更多的還是要鼓勵和表揚,激發起他更大的興趣,然后在這個當中再幫他修正一點什么。就是讓孩子養成良好的學習習慣,關鍵是要提高他的興趣,其實寫字是很愉快的事情。另外一個可以誘導和啟發他在這個方面有所發展。但是這個書法,我認為不是少部分兒童要干的事,他應該是全民性的。每一個兒童,家長都要有責任,寫好中國字,才能做好中國人,這是一個家長對孩子的首要的要求。 現在教育體制不是已經在編中小學書法課程,當必修課來上了嘛?所以現在國家也意識到這么一個問題,科技很發展,教育也很發達,但是由于硬筆替代了毛筆,甚至硬筆都在替代,打鍵盤,發信息,是吧,所以年輕人一般都不寫字了。但是這個背后的一個問題就是中國書法的承傳,就要失傳了,這么一個問題,所以教育部現在也在編中小學書法教材,就是成為一個教育的必修課,我覺得這是一個迫在眉睫,非常及時的一個事情。否則你光談中國文化的自覺自信,你對文字的書寫就喪失了,所以這才是一個最首要的問題。

        談書法人生:書法帶來了幸福、帶來了快樂、帶來了沮喪、帶來了痛苦,帶來了一切。

        鳳凰江蘇:孫老師,今天我們要請教您一下,很多人說“字如其人”啊,我相信沒有人比您更權威,給我們去權衡這句話了。“字如其人”您覺得有道理嗎?

        孫曉云:兩千年前就有古人說過這樣的話了。“字如其人”實際上是一個客觀的現實,在我們公安DNA沒有發明之前,科技沒到這一步之前,筆跡學,就是區別是小王不是小李,是小張不是小趙,它之間的(區別)就是筆跡。就是雙胞胎,兩個人的筆跡也是不一樣的,天下沒有一個人的筆跡,是完全一樣的,就像樹上的葉子,沒有兩片是完全一樣的,就是這個道理。所以真的是“字如其人”,不會有一個人的筆跡是一樣的,這個筆跡就反映了你這個人的所有的氣質,所有的性情,所有的信息。

        鳳凰江蘇:可以說書法是貫穿了您的一生了,您覺得書法給您帶來了什么呢?

        孫曉云:書法給我帶來了很多東西,帶來了所有一切。帶來了幸福,帶來了快樂,帶來了沮喪,帶來了痛苦,帶來了一切。其實我覺得書法從藝的過程,也是藝術人生的過程,同樣也是你體驗一個人的所有一生的功能,我覺得都在里面了。

        鳳凰江蘇:您覺得書法有沒有塑造您的性格?因為寫書法都會給人一種很恬靜,很優雅的感覺,不會非常的急躁。

        孫曉云:我覺得急躁跟寫字沒有關系,寫字就是反應他的個性。我也很急,也很急躁,但我寫字的時候是很安靜的,寫字最好的一點就是讓各種性格的人可以在寫字中間把他的性格體現出來。不是說你急躁就寫不好字,沒有這個事。你性格很好,很慢,你就能把字寫好?這個跟性格沒有關系。

        談書法傳承:中國人對書法的關注,是長在身上,融在血液中的。

        鳳凰江蘇:現在咱們就隨著時代的發展,電腦的普及,很多年輕人都已經越來越不會寫字了,有很多人說“提筆忘字”。您覺得這個現狀對于書法藝術這門道路繼續下去的意義在哪里呢?

        孫曉云:因為我們剛才也談過,書法呢,你不能當做純藝術看。它現在雖然確實是純藝術的一個處境,因為大家都不實用了嘛,都不在寫字了嘛。你不要說這個毛筆了,鋼筆都不寫了,對吧,硬筆都不寫了。那么現在我們談書法是不是很奢侈呢?確實很奢侈。但是我們要想到,我們現在還在使用中國的文字,還在使用漢字,對吧?我們這個漢字的書寫,漢字的來源,我們應該是說五千年的文明史,跟我們的漢字是分不開的,都是由書寫而來的。這個漢字(和書寫)是分不開的。 但是我們陡然在二三十年間,大家都遺忘了書寫,這是對中華文明的承傳發展,還有對這個文化的自覺自信,都大打折扣的,是不是?但我們要想到,我們一旦中國人都不會寫中國字了,那中國的文化怎么承傳呢?中國的文化的自信在哪里呢?是吧?所以我們不能把(書法)僅僅看做作為一個藝術的承傳,它是中國文字的承傳,中國文字書寫的承傳,就叫書法的承傳。

        鳳凰江蘇:之前您在一個節目上也談過,您對您今后的藝術使命是兩個字概括了,叫“潤物”,在我們的節目中,您能不能也跟我們的網友說一說呢?

        孫曉云:嗯,我在這個之前,我就說我是承傳,我一直在做承傳的事,至今還沒做好。我一直在很嚴肅的,用我微不足道的個人的這種常年堅持的精神,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我自己認為嚴肅的事情,就是這個承傳。我說我將來會用我全部的精力,還是要做這個事。但是這個事整個的,用兩個字來形容,就是說叫“潤物”。“潤物”呢?大家都知道杜甫的這個《春夜喜雨》:“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我們作為文化的承傳,書法的承傳也好,它都是一種慢慢的,靜悄悄的,常年的,常年不斷的這種滲透過程,練習過程。“潤物”就包含了這個不知不覺的,靜悄悄的一種長期,漫長的一個過程。

        鳳凰江蘇:那可不可以說一說您作為一個書法家,作為咱們省書協的副主席,你覺得您對于書法的傳承有哪些設想?會做哪些努力呢?

        鳳凰江蘇:實際上最重要的就是從我做起,從自己做起。其實我覺得個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但是每一個人都把個人,把一個書法家的形象做好了,他就在整個社會中間,在人們中間,起到一個引領的作用,一個榜樣的作用,和一個示范的作用。其實我覺得從我做起,是最好的一個辦法,然后用你的這個實際行動,你的作品,你的為人,去樹立一個標桿讓大家能夠可觸,可看,可及,大家就覺得,我該怎么做,我自己的孩子該怎么做,我有一個方向。實際上我覺得這個是很重要的。但是如果在這個位置上,我能夠在我的這個職位上,用一些活動,利用這個機構的一些號召力和組織力,來讓更多的人,能夠從事到這個(中間來),把中國字寫好,把中國書法不斷的發揚光大,繼承下去的這樣一個全民的,偉大的,文化復興的歷史使命,一起擔當起來,其實是要從一點一滴的做起,也就是一個“潤物”的過程。你要想通過一場活動,一張字,一句話,來做以后這樣的事情,是不可能的。要不斷的用無數件,無數次,用自己不斷的努力,才能達到這個(目的)。 我寫過一本書法理論專著,叫《書法有法》,它到了今年,馬上精裝版,也就是第十四版馬上就要出來了,發行了十萬冊。這個作為書法理論書界,它是一個破了全國紀錄的。全國都沒有一個書法理論書,能夠印這么多版,這個可以證明一個(道理),就是大家中國人對書法的關注是長在身上,融在血液中的。因為它是我們自己的文字,是跟我們中國人文化的命運聯系在一起的,所以我還會繼續做下去。我會繼續用我的書,我的作品,和我的為人,和我的倡導,我的觀念,去影響,去說服,去感染自己身邊的人。實際上目的就是一個,就是為中國文化的的復興,為中國書法的承傳,為現在我們文化人所能擔當的歷史使命,用“潤物”的整個過程,去走完我的書法人生,是吧?

        鳳凰江蘇:現在咱們的收藏市場風生水起的,往往一幅字畫就能炒成天價,這樣的藝術被物質化了,對藝術家有很大的考驗,您對于從事書法創作的這些人能夠說一些什么?

        孫曉云:我不太關心這個市場,我講的不關心就是我不太在乎。我就覺得作品是最重要的,自己把作品做好,把我的事業做好,是最重要的。當他們發現我字寫得好,而且也有一些市場行情的時候,實際上我已經埋著頭,完全沒有名利,已經做了很多很多年了。但是那很多很多年的動力是什么?就是一種熱愛,就是一種虔誠和熱愛,這種東西是用名利,是用再多的錢,也換不來的這種快樂。中國還是在這個發展的初級階段,所以這個資本市場也剛剛開始運作,我覺得這個過程是不可免的,也是不可少的。 但是我覺得所有的藝術家都要記住兩個,任何的藝術,藝術家所追求的是,藝術本身所追求的快樂。我們能夠做到心態的平和,和市場能夠一致,當然是最好的事情,能夠解決很多生活的問題,對吧?名利雙收嘛。我當時也講過這樣的一個問題,就是說什么叫“德藝雙馨”?當年我最佩服的一個藝術家就是常香玉,她抗美援朝的時候,演出那么多場掙來的錢,就是給志愿軍捐了一架飛機,那得多少錢啊?我覺得她非常偉大,她在這個民族危難的關鍵時刻,做出這樣的一個事情,她是一個藝術家。那么我就是說,國家利益和個人利益放在一起的時候,她始終以國家利益為重,這就是“德”,最大的“德”。那么所謂“藝”,就是你是不是為藝術竭盡了全力,這是衡量一個藝術家的標準。我覺得你不管市場行情的好壞,你應該想想看,我是不是為書法竭盡了全力?我認為我自己還沒有竭盡全力,還不夠,所以我(在)藝術上永遠不會滿足,所以給我帶來暫時的名利,我也不會滿足的,我的目的不是這個。給我帶來的一些名利,我可以暫時得到一種心理平衡,我付出的社會也回應給我了。我恰恰認為這個回應給我的,已經遠遠超出了我的訴求,我覺得我還沒有竭盡全力,還要再竭盡全力,我生命還沒有完嘛。我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我覺得我是否竭盡全力,我才能說。就不斷的盡量的再做吧。

        鳳凰江蘇:好的,感謝您孫老師。

          孫曉云書法作品
         
         
        往期精彩回顧    
        書法網 以海量書法、篆刻、國畫信息為基礎,傾力打造中國書法第一門戶!
        郵箱地址:shufawang@126.com   資料郵箱:shufaziliao@126.com
        魯ICP備06004066號
        97蜜桃